提供:北京商标注册,北京商标代理服务,权威的商标注册代理公司
商标注册代理

免费的商标注册查询、费用低、商标注册成功率近100%,著名商标注册,商标异议申请

分享到:

商标注册 商标代理

NO.1客户提交商标材料

申请人告知或发给注册商标专员要注册的商标名称或图形与所属类别

NO.2免费商标注册查询

注册专员为要注册的商标名称或图形进行查询,是否有相同或近似商标(包含中英文)

NO.3整理注册商标所需材料

申请人签订委托书,提交所需材料传真或者扫描,发送给我们

NO.4提交到商标局

我公司保件专员将注册商标申请资料提交到商标局,等待受理通知书

NO.5客户拿到商标注册证

公告期满,无人提出异议或者异议不成立,3个月后拿到商标注册证
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观点 > 正文

前辈观点:对于我国《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四)项在实践中操作的疑惑

来源: 作者:商标注册 点击:6566次  日期:2015-5-28 10:58:45 标签:

我国《商标法》第四十四条是这样规定的:使用注册商标,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商标局责令限期改正或者撤销其注册商标:(一)自行改变注册商标的;(二)自行改变注册商标的注册人名义、地址或者其他注册事项的;(三)自行转让注册商标的;(四)连续三年停止使用的。

今天我写这篇文章,就想谈谈这个第(四)项,连续三年停止使用。

光看这条法条,并不能知晓实际上商标的主管机关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到底是如何进行实际操作,这必须结合《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三十九条的规定来理解。有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四)项行为的,任何人可以向商标局申请撤销该注册商标,并说明有关情况。商标局应当通知商标注册人,限其自收到通知之日起 2个月内提交该商标在撤销申请提出前使用的证据材料或者说明不使用的正当理由;期满不提供使用的证据材料或者证据材料无效并没有正当理由的,由商标局撤销其注册商标。

补充说明一下,此条款中所说的撤销申请提出前具体指的是撤销申请人提出撤销申请日之前三年的时间。

我在想,此法条的立法目的是什么?通俗的理解,就是为了避免商标资源的浪费,避免有些企业或个人注册了商标但是没有将其进行使用而导致该商标资源闲置,他人想注册而不能注册,或者是有些商标的所有人(企业或自然人)已经注销或死亡,虽然注册商标的有效期尚未满,但事实上已不可能继续被使用。为了摒除这种情况,让商标能更灵活的被真正需要用的人使用,从而才诞生了此法条,这是我对此法条立法目的的粗浅理解。

在美国等一些国家,会要求商标注册人在一定的时间向商标主管机关提供自己在使用商标的使用证据,我们国家的法律没有这方面的规定,并不要求企业主动提交注册商标的使用证据,但是有了此法条,事实上通过“第三人”即商标撤销申请人的监督,从而达到了盘活和管理注册商标的作用。

此法条看起来不错,但是事实上,实践中这个法条真的无懈可击吗?真的就达到和实现了订立这个法条的立法初衷了吗?


以下这个案例,是一个真实发生的案例。

甲企业是X商标的所有人,该商标注册于1997年,有效期截止于2007年。2004年7月15日,有一家乙企业向商标局以连续三年不使用为由要求撤销X 商标,依据法律规定,商标局向甲企业发函,要求其提供在2001年7月15日至2004年7月14日之间使用过该商标的证据,甲企业在固定期限内向商标局提供了使用证据。在甲企业提交使用证据之后,商标局于2006年1月作出裁定,认可甲企业提供的使用证据有效,核准该商标继续有效。乙企业对此不服,在当月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了复审。此后,商标评审委员会再次通知甲企业进行答辩,在复审过程中,甲企业补充提交了部分其他有关该商标的使用证据。

接下去本案的关键事件发生了,在甲企业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复审证据之后,甲企业将该商标转让给了丙企业。甲与丙于2006年(撤销复审程序开始之后)向商标局递交了转让申请,而商标局最终在2008年10月8日核准了该转让。从转让双方递交转让申请到转让被核准,请注意,这个转让申请,商标局用了将近 2年方才核准。而在此期间,甲企业与丙企业通过使用许可的方式,由丙企业开始使用X商标。从丙开始使用X商标之日起,丙对这个早在1997年就注册的品牌进行了全面的改造和运作,并投入大量的精力和财力开始蓬勃发展X商标,使得这个本来无甚名气的牌子焕然一新。并且,在2007年时,出钱为该商标办理了续展。而在此期间,商标评审委员会一直未对X商标的撤销复审一案作出裁定,直到2009年3月,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复审裁定,对当年甲企业提交的使用证据不予认可,认定无效,裁定撤销该商标。此后,丙企业不服评审委员会的裁定,向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起诉,后又诉至北京高院,最终在2010年九月,X商标终被撤销,距离X商标被提出撤销申请之日已过去6年,距离丙企业开始使用X商标已过去了4年多。


以上就是这个案例的大致情况。

每当我回想起这个案件,心里就不由得堵得慌,甚至觉得有些荒唐。

《商标法》赋予民众对连续三年不使用的商标拥有提请撤销的权利,立法的目的是为了杜绝商标资源的浪费,盘活闲置商标,让商标真正地得到价值的发挥。但是在这个案件中,其最终的结果却与此法条的立法目的背道而驰。X商标在2001年至2004年间到底有没有被使用过,随着六年时间的流逝,真的就还是这么重要吗?即使在那三年间,这个商标真的没有被使用过(事实上我并不认为这个商标没有被使用,我坚持认为,没有使用和无法提供使用过的证据并不是一个概念),但是自这个商标被丙企业接收后,这个商标被实实在在的开始使用,并且不但在使用,还使用得相当有声有色,在全国市场得到蓬勃发展。这个商标或许在2001年至2004年之间曾被闲置,但是之后,这个商标已不再是闲置商标,就因为2001年至2004年间没有被使用(这只是假设真的没有被使用),即使之后这个商标被大量并持续的使用,还是要被撤销。我们的法院在审理案件的时候固然要遵循法条,但是现实在发生变化的时候,就不能有一定的灵活性吗?最终,《商标法》第四十四条得到了有效的执行,可是结果却没有撤销一个的确在闲置的商标,反倒将一个冉冉上升的品牌彻底扼杀。此案的最终审查结果彻底违背了法律订立的初衷。

最近在看香港TVB的电视剧《真相》,我不禁在想,如果这个案子放在香港,会怎么判?


这个案子最终结果的造成,我想主要是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政府部门效率的低下。我在描述案例的时候,很多地方都特别注明了审查的时间。第一次商标局的撤销审查,从2004年7月持续到2006年1月。商标局对甲与丙的转让申请从2006年7月持续到2008年10月。商标评审委员会对撤销复审的审查从2006年的1月持续到2009年的3月。无论在 2001年到2004年之间这个商标发生过什么,可是从2004年到2009年这漫长的5年间这个商标又会发生什么呢?如果说,政府部门的效率高一些,审查的结果快一点,丙企业会不会在对X商标已经大量使用并广泛宣传之后才被告知X商标被撤销。

第二,中国大多数企业的现状决定了甲企业与丙企业的悲剧。刚才我已说过,有没有使用过这个商标和你能不能证明使用过这个商标并不是一个概念,更何况,不是要你证明你今天用过,而是要证明过去的三年里曾经用过,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如果预见未来会发生什么,那么可以早做准备。但是当我们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的时候,极有可能并不会有意识得为今天的存在而保留证据。并且许多的中国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法律意识并不强,特别是对相对冷门的商标法,恐怕了解和知晓《商标法》四十四条第四项的企业更少。要企业随时随地的注意保留自己过去使用过这个商标的证据,并且在未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它作为证据提交,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在本案中,甲企业并没有预料到突然有天收到商标局的来信,要求自己证明过去三年之内使用过X商标,而第一次商标局的裁定核准该商标继续有效,无疑使得甲企业放松了警惕,以为自己真的已经证明了自己使用过该商标。当撤销案件进入复审之后,商标评审委员会要求甲企业再做答辩已是2006年的事情,坦白讲,不要说一家企业,即使一个人,在2006年的时候,要求你证明自己在2001年的时候做过什么,真的不是很简单的。再加上第一次的答辩成功以及即将转让该商标而产生的心不在焉,都使得甲企业在复审之时没能继续提供更为有力的证据。其实这种情况并不是在本案中才有,许多撤销案件中企业都面临这样的情况,自己的确用过,但是要提供有力的证据,很难。因为证据必须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环环相扣,并不是一张发票,一张合同,没有相邻证据的印证就仅凭孤立证据就能成立的。

第三,法律的机械和死板。无论是《商标法》还是《商标法实施条例》,对于连续三年不使用撤销的规定,都很简短很单一,就是那么一点,撤销申请之日前三年没法证明自己用过,就撤销,很干脆。可是现实变化多端,不是像法律条文规定的这么纯洁,遇到像我上文所述的案子,这样的法条就活生生地变成了好心办坏事。


到底应该怎么完善和避免以上案例这样的司法实践与立法初衷相悖的事情发生,我自己设想了一下,可以考虑如下办法:

第一,假设我国的《商标法》进行修改,我建议应就商标审查部门的案件审查规定出时间的限制。像本案中,如果不是商标局和评审委员会一个撤销案件一审就是5 年,结果会完全不一样。应当规定,商标局和商标评审委员会在受理撤销案件之日起6个月之内审结,这样既提高了工作效率,而且让案件当事人有明确的期盼和准备,而不是像本案中,当事人等一个复审结果一等就是3年,岂不荒唐。这个案件在商标局和商标评审委员会阶段一共花了5年,假设当年甲企业提供的证据最终被商标评审委员会采纳而继续有效,但事实上,5年之后,这个商标其实已经真的变成了闲置商标;那这样的商标核准继续有效又有何用,反之,也有可能像本案中,当年或许是闲置商标,但是经过了5年的时间,反而从闲置商标变成了一个正常使用的商标。审查时间的过长,是导致审查结果违背初衷的很重要原因。

第二,建议修改《商标法》,在撤销案件审查过程中,如果商标发生了权利的移转,且受让人能够证明在受让商标之后对商标进行了实际有效的使用,也应当认可商标的使用,并裁定商标继续有效,从而保护商标受让人的权利,并且不会扼杀那些已经被启用的商标。


以上两点是我的一些不成熟的想法,中国的《商标法》存在太多的问题,一直在喊修改,不知道何时才能真正的得到修改。今天随意几笔,就只先谈谈这个让我感触颇深的案件。

原文地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e2075001010riv.html

专业代理商标申请、商标转让、商标变更、商标异议、商标答辩、商标驳回复审等商标事务,版权登记,专业的素质、一流的服务,实现您的知识产权利益最大化!
上一篇: 商标无效的事由又有哪些呢? 下一篇: 关于撤回该商标的注册申请
<< 返回上一页

相关文章